您的位置:龙虎网> 娱乐频道> 娱乐专题

进击的小鲜肉!

龙虎娱乐讯 2004年,电视剧《仙剑奇侠传一》(以下简称《仙一》)播出。作为国内第一部由电玩游戏改编的电视剧,它以平均11.3%的收视率创下神话,并通过电视剧为游戏增加了大量粉丝,成就了剧和游戏双赢的典范。其实《仙一》并不是最早的仙侠剧,上世纪90年代由TVB的两部仙侠剧《蜀山奇侠之紫青双剑》和《蜀山奇侠之仙侣奇缘》,以及2002年台湾的《新蜀山剑侠传》都是该题材的早期代表。

2009年,《仙三》播出,仙侠剧的粉丝们经过了5年的等待。此后,行业里的仙侠剧逐渐增多,“国产三剑”——中国(含台湾)制造的三款经典单机游戏《仙剑奇侠传》、《轩辕剑》和《古剑奇谭》系列(另一说“国产三剑”为《仙剑奇侠传》、《轩辕剑》和《剑侠情缘》)——相继被搬上荧幕。这些剧在筹备和播出期间都被粉丝 “盯得死死的”。虽然争议大,仙侠剧却是电视台妥妥的收视保障,并通过胡歌、霍建华、杨幂、刘诗诗、李易峰等演员的走红证明了其强大的造星能力。由于极具中国特色,该系列在海外市场的吸金能力也不容小觑。

本着《仙剑》播出10年和《古剑》收官,新浪娱乐《有料》栏目在走访中了解到,仙侠剧这个土生土长的中国创造,从游戏、小说、电视剧开始,延伸至电影、网络剧、音乐剧等类型,关于其全产业链的探索正渐次展开。

第一章 造星能力篇

这是个看脸的世界,新鲜值和颜值最重要

“国产三剑”四部仙侠剧捧出胡歌、彭于晏、李易峰、陈伟霆等众多男星。胡歌初出茅庐,以《仙剑奇侠传》一战成名,成为古装偶像剧标杆性男主角;李易峰选秀出道,沉浮七年,终凭《古剑奇谭》尝到红滋味。仙侠剧选角明显与威猛糙汉“萧峰”、风流倜傥“李寻欢”这种传统的武侠风格不同。

在《仙一》选角最初,存在保守派和冒险派的分歧,保守派主张武侠风,而冒险派则主张挖掘新人。“我代表的是比较冒险那一派”,唐人电影的总经理蔡艺侬说,“当时他们希望找正当红的谢霆锋、张卫健、苏有朋,我就很想用平均年龄18岁的演员。”在拍摄《仙一》时,刘亦菲还在电影学院读书,胡歌的演艺经历是零,安以轩也没有拍《斗鱼》,彭于晏内地观众几乎不熟悉,“他们觉得你怎么可能全用新人,这个片子怎么卖呢?”

吵了好几个月,蔡艺侬坚持己见,由于游戏中李逍遥和赵灵儿、林月如等角色在玩家的心目中已留下深刻印象,蔡艺侬认为找任何有知名度的演员都很难说有说服力,反而清新的面孔,令观众的带入感会更强。蔡艺侬为电视剧设计了一些颇具动漫感的场景和动作,比如李逍遥和赵灵儿躲在柜子里,赵灵儿因为好奇去点李逍遥的喉结。“要是找很成熟的艺人,两个人躲在柜子里玩喉结什么的会很别扭,都一把年纪了,去做这种小朋友的动作”,蔡艺侬说,因为演员实在太年轻,“画面是完全可以大特写的。”样片出来后,大家都认同了蔡艺侬的做法。

《仙一》为后来的仙侠剧的选角在最大意义上铺设了规则。而《古剑》的选角则诠释了演员的人气在粉丝群体里发酵的过程。

《古剑奇谭》由李易峰饰演的屠苏,一开始也曾被人嫌弃。不少人吐槽李易峰得罪了造型师,经过时间发酵,面无表情、眼白太过明显之类的“缺点”已生生被粉丝们说成是萌点。粉丝们表示,很难说对李易峰由黑转粉是在哪一个瞬间,但爱上之后自己就变成了“痴汉”。更让人心醉的是,在全面挖掘偶像历史之后,“李政委”暴露出来的光辉一面也颇令人喜爱。如果演员选得好,角色讨喜,男N号也能红,《古剑》陈伟霆也是个典型的成功案例。

如今,粉丝们对角色选择的参与度也越来越高,仙侠剧选角出现了新的变化。电视剧《花千骨》在选择男女主演的时候,制片人唐丽君表示,网友给出了很多建议,其中霍建华获得了最高的呼声,由此成为男主角。而女主角赵丽颖虽然此前没有演过此类剧集,但也有网友推荐。后来唐丽君无意间看到杂志上赵丽颖拍摄《陆贞传奇》的一张古装照片,脑子里顿时闪现出她的花千骨扮相。唐丽君特意到杭州和赵丽颖见面,“她骨子里就有着坚毅隐忍的气质,聊得越多就发现她越是花千骨。”

选角小故事:胡歌曾被列为古装黑户

如今大家都认为,胡歌能出演李逍遥是因为长得太像了,但蔡艺侬表示,在公司签约胡歌后曾经让他去横店试过造型,“他脸比较长,所以试下来觉得古装实在不好看,当时是把他列为古装拒绝户的。”但后来因《仙一》选角波折,公司又跟造型师开始拿着胡歌的照片研究,“后来造型师说可以,所以我们就帮他设计了刘海、马尾做些补足,出来还挺成功的。”蔡艺侬说,就连胡歌自己也没想到一下子从古装黑户变成后来拍了大量的古装戏。

第二章 情节改编篇

卖腐早已不是新鲜事,爱到尽头都是虐

仙侠的世界,情感的多元化可以超出观众们的想象,各种感情无禁忌上演。常规的有三角恋、多角恋、人妖恋、神魔恋、人神恋,以及各种充满友爱的兄弟情(真的确定不是“基情”吗)。仙侠的情感设定,饱满而纯净,忧伤而美好,足以满足少男少女对虚幻世界的向往和美梦。

虽然情感元素丰富,但仙侠剧的情感结局也无一例外都是虐,灵儿月如惨死留李逍遥孤独一人,景天虽然能与雪见相守却折了阳寿,长卿紫萱情定三生三世依然有缘无分,宁珂化作黑鹰,兰生为责任放弃与襄铃的爱情等。“前几天戏杀青的时候,霍建华讲过一句话,”唐丽君透露,“《花千骨》的感情设定是走心的,虐情让人觉得会心痛,而沉入进去。”唐丽君表示,在仙侠的世界中以情见长方可动人。

伴随着仙侠虐爱的设定,发掘CP已经成为粉丝们喜闻乐见的讨论模式,这个潮流从日本动漫而来。在《古剑奇谭》,“苏苏承包了所有CP”现在仍是古剑迷们讨论的话题。正筹备的《仙剑奇侠传5》和已经拍摄完成《花千骨》,也绝对不会让CP党们失望。唐丽君表示,虽然《花千骨》的编剧并没有刻意去写,但也对原著小说中的“兄弟情”做了“最大限度的还原”。

由于仙侠的游戏主要以跑迷宫打怪为主,改编成电视剧必然要加入众多感情线。并非所有的改编都能尽如人意。网友吐槽《古剑》“就很好的”延续了游戏剧情拖沓的特点,在天墉城、琴川加入了太多无关紧要的剧情,占用大量篇幅,同时还有大师兄、二姐、假巽芳的加戏,众多人物关系大乱炖,于是就出现了狗血的兄弟剧情和围绕少恭的宫斗戏。

故事改编小故事:因“三生三世”弃重楼选长卿

最让网友深表不忿的改编是《仙三》中的魔尊重楼,游戏中重楼角色的重要性胜过徐长卿,高冷又痴情,然而电视剧中不仅智商和情商被严重弱化,他和景天的CP也变成了景天和长卿,结局更被邪剑仙狂虐,成为公认的整部剧改编最失败角色。演员黄志玮男模出身,原本外型也还基本符合重楼形象,因角色的失败,至今也还只能继续在台湾偶像剧里演男N号。

蔡艺侬也认为蛮可惜的,因为电视剧的篇幅有限,为《仙三》做了双生双旦的设定,分别以景天和紫萱为主轴,“那么只能选唐嫣的情感是偏向白豆腐长卿,还是重楼”,虽然长卿在游戏里是弱化的,“原本大家包括我自己都更喜欢重楼,他比较有power,打游戏的时候容易过关,但是我们当时觉得女主角跟长卿有三生三世的前世今生。”这一念之间的选择就导致了最终情感设定以长卿为主。

第三章 大千世界篇

粗糙的特效构造出幻象新世界

仙侠剧不同于武侠剧,主角可以上天入地下海,各式法术法宝变化无穷,场景遍及人、魔、神、仙、妖、鬼六界。它特有的魔幻元素融合了中国的上古神话,建造出一个全新的,区别于现实的世界。因此,特效十分重要。虽然不能以二次元的世界观来要求三次元,但是仙侠剧的烂特效开的脑洞确实有点儿大。

《古剑奇谭》里面光是狐狸就让人不能忍,可以看出为了省钱,狐狸已经变成了一条狗。而《轩辕剑》里除了陈靖仇喊了一声“靛雷裂地”以及宇文拓师徒的神火行法,其他法术一个没有看到,更不用说每个人的绝技了,网友表示甚至都不如《倩女幽魂》。还有粉丝悲愤的说,“唐人的仙侠剧最怕拍摄角色练功的细节,那些大侠功夫不好,还一个个特别能打,打死我都不信。”蔡艺侬还补充,被吐槽的还有从现代穿越回去的神器IPAD。

“当时确实是因为成本问题,”蔡艺侬说,“现在哪怕是一剧两星,我们首轮也可以发到200万一集,然后再加上二轮、网络等其他渠道,能做到500万一集的回收,拿300多万去做制作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在制作《轩辕剑》的那个年代,我们用了一年时间做后期,电视台以及网络总共全球发行回来的只能到250万,我用150万去做制作,整个《轩辕剑》特效有500多分钟,如果说给我们足够的时间和预算我相信也可以做得很好。”

关于特效的小故事:《花千骨》特效或可期待

国产剧特效界的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很多好莱坞特效公司已在中国设点,这对电视特效行业的促进是一个利好。同时出于对海外市场的看重,制片方也将特效的纳入了接轨的范畴。唐丽君表示,《花千骨》已经和海外的特效公司Prime Focus签约了,“我们会花很多力气在这方面,希望在特效方面有突破,然后接下去把这个经验再用到《花千骨》的电影里面。”据悉,《花千骨》中原定每集特效制作的量在5-8分钟左右,但后来从完成的初剪素材来看,每集的特效量已经达到了20-25分钟。

第四章 衍生音乐篇

仙侠偏爱古典中国风 传统文化集大成

电视剧《仙一》音乐受到了一致好评,尤其是音乐制作人麦振鸿为其创作的配乐备受推崇,成为仙侠电视剧的一大亮点,当年《仙一》原声带的销量也创下纪录。后来就连游戏《仙剑奇侠传四》也选用了其中数首作为游戏音乐。

对于不少游戏玩家来说,希望电视剧的音乐能继续延用游戏中侠骨柔情的剑侠曲,以实现对游戏世界的最大还原,而在更多普通观众看来,属于中国古风分支的“仙侠风”又太过小众和另类,只能依附于游戏存在。“玩家可能会有情感在里面,但电视剧还要面向更大的不玩游戏的用户群,要符合大众的审美,不可能完全照搬。”蔡艺侬说。

《仙一》中JS的《杀破狼》、阿桑的《一直很安静》、胡歌的《逍遥叹》和《六月的雨》,《仙三》里郑中基的《答应不爱你》、张芸京的《偏爱》、胡歌的《忘记时间》等歌曲传唱度一直很高。据悉当年《答应不爱你》这首歌在KTV的点唱率一直名列前三。

“胡歌前几个月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说,没想到十年以后才明白《逍遥叹》歌词的意义。他那天重新听了一遍《逍遥叹》,还把自己感动到流眼泪了。”蔡艺侬说。

对于后期仙侠剧的音乐不再能达到当年的反响,蔡艺侬也表示有些无奈。当年她做《仙一》搜歌用了1个月,做《仙三》搜歌用了半年,从几百首里挑出的这几首,后来做《风中奇缘》也是用半年时间才搜到四首歌。“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唱片界的好歌越来越难求,行业萎缩得很厉害,那种可以十年以后还很红的歌真的很少了。”

仙侠剧配乐小故事:找到《杀破狼》全凭运气

电视剧《仙一》和《仙三》中的音乐和歌曲至今为人津津乐道,而蔡艺侬表示当初找到里面的歌曲纯粹是运气。原本她找来写音乐的一家台湾唱片公司倒闭了,老板负责任的转介绍了几家唱片公司,蔡艺侬最终选择了华岩,因为这家公司的手上刚好有一批歌很符合她的要求,其中一首就是《杀破狼》。“其实这首歌并不是为《仙剑》而写,而是JS兄妹本来要发的唱片里一首主打歌,但我当时听了觉得太合适了,兴奋到立刻给李导打电话说已经选到歌了,当即定下来。而且我觉得歌词也很有意思,意境跟仙剑非常匹配。”蔡艺侬说,后来JS也为电视剧重新做了歌的编曲。

动力火车的《终于明白》后来也很流行,但蔡艺侬表示当时她还比较抗拒的,主要是觉得动力火车的声音比较写实,不太适合。“我当时跟袁惟仁僵持了一个月,后来我妥协了,他们为了这个剧也对这首歌做了修改。”而让蔡艺侬当时最纠结的是《仙三》片头曲,她感叹好歌太难求,“因为整个戏是比较鬼马一些,所以我们最后定位成舞曲,所以写了《生生世世爱》。”

第五章 未来展望篇

仙侠剧从中国创造到中国制造

当仙侠剧的小说和游戏改编版权已经从几十万上涨到几百万,当电视剧的制作成本越发水涨船高,行业对仙侠剧的探索正在向更深处拓展。据悉,海外市场已经被仙侠剧制作方纳入了一个重要渠道,甚至在一剧两星的时代这也被视为了另外的“一颗星”。

同时,业界也在尝试触发全产业链的可能。据悉,在《花千骨》的电视剧之后,唐丽君还将做《花千骨》的电影、番外的网络剧、舞台剧、游戏等等。整个由同一家公司操控的好处在于,可以实现整合资源的最大化。比如《花千骨》的电视剧是开放式结尾,其用意是为后期打造电影留下空间。“如果版权分属于不同的公司,或者是不同的人在打造,因为资源整合不是集中在一两个人身上,我觉得它会走样,这种概念会落空。”唐丽君表示。

随着《古剑奇谭》落下帷幕,接下来还有哪些仙侠剧值得期待呢?

 

《花千骨》:该剧从去年3月开始筹备,今年5月开拍并于9月杀青。制片人唐丽君表示,不仅剧本打磨了五六稿,在拍摄中也不断在微博上和网友互动。“比如网友们觉得魔君杀阡是一个超级自恋的人,他的招式和扮相网友会提出一些设想,在美术上网友们也有心目中的绝情殿、长龙山,我们也会根据网友的意见进行微调。”唐丽君表示,如今其新浪微博的粉丝已经超过了20万,演员们在微博上和网友的互动也为该剧带来巨大的宣传效益。

《仙剑奇侠传五》:蔡艺侬表示,该剧将在明年第一季度开拍,是完全针对90后、00后的目标观众群体打造。

《蜀山》:有称将由吴奇隆投资一亿拍摄,早前吴奇隆现身广西传是为该剧取景,但如今开拍时间待定。据悉,目前该剧尚未通过在广电总局的立项。

《诛仙》:萧鼎创作的人气小说,多年前就已经被买下影视剧翻拍版权,一波三折。一度曾传出找于正制作电视剧,后来该项目由杨幂工作室承接,原定今年开机,又因为杨幂生女而延期。最新传言是年底开拍,李易峰杨洋拍完《盗墓》接着演,但杨幂工作室人员称今年没有拍摄计划,预计最早是到明年。

 

 

 

编辑:李袆晗

  •  延伸阅读
电话:+86-25-84686051
企业邮箱:news@longhoo.net
地址:南京市白下区龙蟠中路223号1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