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虎网> 娱乐频道> 娱乐新闻

艺术家孟阳阳:“我的作品必须是情绪化的!”

龙虎网讯 “我应该还是比较情绪化的,很直接,但不是那种发疯的情绪,可以说成感性、敏感、胆大。我不是那种传统的人,我不会在乎别人的看法。比如有些人会说我们应该规规矩矩做人,你这样有些出格吧!我无所谓这些言论,其实你在我的作品里能看出来。”

当我很直接地问她“是否是个情绪化的人”时,她没有刻意回避,就这样十分坦率地回答道。之后,她略沉思了一会补充道,“其实别人经常向我提这个问题,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我特别怕回答这个问题,我怎么好去评价自己呢,我觉得你如果问我身边的朋友还好说一点。”

其实在写孟阳阳的故事时,我的内心是纠结的,文章里提问不能太多,太多怕坏了某种情绪。

9月20日,孟阳阳应邀参加“LAFAYETTE 148 NEW YORK(拉飞逸)中国女性艺术家邀请展南京站”。那天她扎着马尾,穿着黑色透视上衣,随意的搭配,气质沉静又不失可爱。

我们的采访是在展会前两小时进行的,当时约在了德基的一家茶餐厅,周围叮当的收盘声略显嘈杂,但并没有影响到我们彼此交流的感觉。我这次提的问题大多围绕她带来的相关作品及创作心路。哈哈,当然也会额外地提些情感问题。

也许是第一次见面的缘故,我们彼此眼神直视时氛围有些“冷”。她望着我,微笑着说,“我们轻松一点吧!我是昨天刚从北京赶到南京的,这次带了四幅画过来,有《深潭》、《上帝之手》、《孤独的灵魂被赤裸裸的释放出来》、《夜的黑》,待会开幕的时候你应该会看见其中两幅”。

“孟老师,当时您创作这些作品时,内心的情绪是什么样的?”我问。

“创作其实蛮痛苦的,那种痛很多局外人是不能理解的。你内心会有很多问题在纠结,神经一直是紧绷着,只有在结束那刻才会感觉特别爽!”

“而且我的每部作品必须是情绪化的!特别是《夜的黑》,那是一种莫名其妙的两个人的状态。和自己相处、和社会相处,和熟悉的人、不熟悉的人相处,那种关系可以有很多种解读方式,那种道不明的感觉吸引着我。两个人是见面在交谈,是认识还是不认识,他们的服饰难道有什么指示吗?那个深绿色的是草原还是河边?这些全是问号。是什么剧情需要观者自己去体会,我觉得这才有意思。其实我画的就是一种氛围。这幅作品创作时间是2014年-2015年,因为一幅作品总是那样,刚开始可能只有一个想法,不一定是一下子完成的。”

她凝视着我,语速较快地说道,“创作时,我喜欢听纯音乐,那种比较迷幻、有点怪怪的、没有什么词,就是一个节奏。今年我的作品在画风、色调、布局都有一些变化,题材上也走出了以往‘以人物为主’,会更加开放些。”


“我的作品大多数都是营造一个气氛,一个氛围,你要通过一些物,一些场景来传递这个氛围。我每天会阅读大量的信息材料,从中找到跟感觉对应的一些图片、文字、资料,比如作品《上帝之手》,当时我是看见了《上帝创造亚当》的那张画,亚当的手特别奇怪,这个印象一直在我脑海中徘徊,为什么会那么奇怪呢,它给了我一丝创作灵感!我画中的那只手,是很怪异的,拗断的、受伤的,感觉是出车祸什么的。这幅画会让人反思一些当下的规则、传统、条条框框。当你看见那幅画,你可能会愣一下,去想生活中遇到的那些问题,我们为何那样局限呢?我的作品没有什么特别明确的指向,不会告诉你答案,需要观者一起去思考来完成这部作品,比较开放式的。每个人看到了,可能感受都会不一样。”

当我问道,作品《孤独的灵魂被赤裸裸的释放出来》为何叫这个名字,是否是因为当时在创作时内心很孤独?她的回答鲜明地涌动着一种强烈的情绪——干脆、直接。“孤独?我一直搞不懂孤独是什么感觉。孤独好像是比较热的一个词汇,大家都爱去说什么孤独啊,看见你是一个人就说你孤独。有的时候我不太了解到底孤独是什么样的感觉,如果一个人是被社会抛弃的,那种才叫孤独。我画的那幅画映射了一个群体,孤独的灵魂被释放出来,大家在一起反而是一个群体,反而没有什么孤独。我重点在于‘灵魂’二字,你看到画面上是一串头,前面刻画的很清晰,后面刻画的越来越模糊,就等于人是蜕去了外表物质的东西,剩下的就是精神东西。其实人与人交流更需要精神的东西。”

谈起作品时,她很自然地会拿自己的性格去做比较。她嘴角上扬地微笑着称,“我的画热情、奔放、情绪化,那种笔触的速度感和力量感,直接能表达我的性格,很利落的感觉。我不喜欢拖泥带水,必须是这样。与我相处近的朋友会觉得我像孩子一样天真。”

“作为一个创作者,不要对周围的环境太木讷,要时刻保持创作的敏锐度,那样生活才有乐趣。”除了画画,她喜欢做饭、养小动物,保持每天跑步的习惯,“跑步会给我带来一些灵感,我们搞艺术的很容易就陷进去了,想的也多,容易悲观,容易越来越内向,跑步会分泌多巴胺,对情绪有很大的调节作用,有了精神才能更好的投入创作中去。”

孟阳阳提起她的作品时,话语间满是盎然生机,如同一片春天的田野。我问她,“您画了那么多的作品,最满意的是哪一幅?”

“很多人都问过我这个问题,其实最满意的都是在后面,永远都不会满足,永远都会往前走。”她很干脆地说。

这次参展是孟阳阳第二次来南京,她对南京的印象也挺有范的:“我喜欢南京这个历史文化古都,特别喜欢看皇家的陵墓,我对那些古迹、死人的东西比较感兴趣。我来的当天就去了明孝陵和南京博物院。南京的节奏比较慢,很安逸,你会有种家的感觉!”

提到家,我巧妙地旁敲侧击地问,“孟老师,其实看过很多有关您的报道,几乎从来就没有过关于您的另一半和家庭生活方面的信息,可否透露一下呢?”

她略显尴尬地笑着说,“我没有另一半,我的家庭生活算是一片空白。现在虽然没有,但也曾经历过一些。我周围的人都是这样的,都是到了年龄很大才谈到另一半。因为艺术家活的空间可能跟现实不太一样。不像上班族,上班稳定之后会考虑结婚生子。我没有想过这些,好像时间就停留在那。可能我活的比较天真,一定要完成自己目标之后,再进行下一步。”

“绘画这么多年,我没有特别在意别人对我的看法,地球那么多人,我不需要那么多人喜欢我,如果他愿意跟我聊天,我已经很开心了!我的作品是那种拐弯抹角地让你发现美,希望大家能理解。”

采访结束后,她又换了一身米白色连衣裙去参展现场,犹如画中走出的女子,天真自然。

 

编辑:丁劼

  •  延伸阅读
电话:+86-25-84686051
企业邮箱:news@longhoo.net
地址:南京市白下区龙蟠中路223号1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