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虎网> 娱乐频道> 文化

“帅女人”王珮瑜

 

王珮瑜大踏步走来时,自有一股浑然天成的王者之风。短发、中性打扮、不施脂粉,锃亮的黑色皮鞋,潇潇洒洒煞是好看!

11月13日下午,王珮瑜专程从上海赶来南京,在先锋书店举行了一场京剧讲座。一群记者围着她,毕恭毕敬地称“王老师”。她脱下外套坐定后,酷酷的说,“随便聊,任何问题都可以聊。”

王珮瑜说话时表情,与她在媒体上公开的照片神情一致——“有些冷”。我有些紧张地问,“瑜老板,这是你第几次来南京,对南京的印象如何?” “来过南京很多次,很不巧的是,似乎每次都未曾见着太阳,总是这种阴雨连绵的天气。南京的名胜古迹基本上我都去过,我觉得南京是一个充满人文气息、很浪漫的都市。我和南京还是很有渊源的,十几岁时也常随家人来这里学京剧。南京是京剧界非常重要的一个码头,历朝历代很多京剧艺人都在这儿。有句话说,在北京学戏、在天津唱戏、在上海挣钱。在南京呢?实际上很多人忽略了,南京藏龙卧虎。除了有许多艺术家,南京的观众也非常懂戏,所以我预定在2016年1月8日,来南京做一场《京剧清音会》。以清谈加演唱的方式,与南京的观众见面。”王珮瑜说道。 据了解,明年的王珮瑜清音会,是由南京资深戏迷高利平和爱听戏的小伙伴们在众筹网发起的戏曲众筹。这场京剧讲座,正是清音会开始前的一个热身。当记者问道,“为何会答应南京粉丝,首次尝试戏曲众筹?” “过去我们戏曲基本上还是以传统方式进行营销,南京热爱戏曲的小伙伴做众筹之所以能想到我,应该和我虽然是传统京剧人,但仍热衷于尝试新东西有关。其实,最打动我的还是南京小伙伴的热情,众筹对我来说,将打开更加广阔的演出市场。我觉得一个人做事情最重要的是热情,热情驱动的东西一定是最美好的。虽然过程中会有磕磕绊绊,也许很青涩,也许众筹结果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但市场是需要培育的,我一点都不慌张。我每次都和高利平老师说,不要着急,尽人事听天命!我对自己有信心!”她淡然一笑,眼神笃定沉稳。

她的嗓音浑厚,渗入几分苍凉,总带给人一种豪情万丈的感觉。我沉浸在她的作品《乌盆记》、《捉放曹》、《搜孤救孤》、《失空斩》里很久,在写王珮瑜这篇稿子时其实我纠结了很长时间,该如何凸显出她的那种大气和洗却浮华的感觉呢? 王珮瑜在京剧界成名很早,但被戏曲以外的大众所熟知,还得缘于陈凯歌导演的电影《梅兰芳》,章子怡饰演的孟小冬在片中的唱段,就是由王珮瑜所配唱。其实王珮瑜和孟小冬早就结缘,现在电视台保存的孟小冬录音资料中,为其做人物配像的就是王珮瑜。“孟小冬1977年去世,我1978年出生,不知道这是不是冥冥之中安排我和孟小冬先生产生某种关联。”2008年在天津演出《乌盆记》时,王珮瑜站在后台备场,突然有一种奇妙的感觉,“那天刚好是冬至,我是为纪念孟小冬而唱,感觉就是冬皇到了,她一定来了。”

年少轻狂时的王珮瑜曾反感称她是“小孟小冬”,因为她要做“王珮瑜第一”。但现在她发现“王珮瑜第一”也没什么了不起。我小心询问,“您和孟小冬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我和孟小冬的区别就是,我还活着呢!” 她爽朗一笑。 我问,“从1990年开始学戏到现在,选择这条路,这些年有徘徊过吗?” “没有。因为背后一直有一个声音,改行来不急了(笑)!这是开玩笑。首先喜欢是一种驱动力。到现在这个事情已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了,你必须为这个行业做更多。其实这条路我一路走来,很孤单,很艰辛。当然幸福感还是很多的。但在实际做的过程中会感觉到身边有同样的想法,或者愿意做同样的事的同行不是很多。其实我现在是国家一级演员,什么都不做,等到退休一样是老艺术家。但我觉得这样做是辜负我自己的青春,辜负我自己的天赋,辜负所有爱我的人。我觉得我除了唱戏之外还有很多其他的能量。我可以什么都不做,但我做了,就是因为不想辜负。”说这话时,她眼里透着坚定。

王珮瑜在生活中也是行事潇洒,喜欢摄影、旅游、打高尔夫、做瑜伽、学习茶道并精通香道……她小的时候最喜欢的偶像是邓丽君,说邓的唱法借鉴了戏曲中的一些声腔,听起来十分隽永。长大了喜欢张国荣,因为张国荣人戏不分,戏人合一。这是一个艺术家的最高境界,那样的一个演员,把自己的生命融在艺术里,令人尊敬。 我问,“为何粉丝都喜欢叫你瑜老板?” “我姓王,叫王老板,太土豪了;叫珮老板吧,感觉有点傻;在京剧里管角儿都叫老板,我学余派,我叫王珮瑜,我又是双鱼座,唉,就“瑜老板”吧!叫习惯了就叫出来了。如果你叫我王老师,一看就不熟悉我。

其实在采访之前我查阅过她的很多公开报道,没有任何关于她的感情透露。怕直接问不太好,我便拐着弯问,“您对幸福的理解是什么?” “比如说我们去山区做公益活动,这个地方条件非常差,当看到孩子们因为你的付出,因为你的爱,会有很多改变,那些苦和操劳你会觉得值得。给予别人更多的能量,这就是幸福。还有一种幸福,当你站在舞台上,观众对于你的表演喝彩和鼓励,这个时候你会觉得很幸福。”

我追问,“那生活的幸福呢?”

“你就想问那个?目前是单身(笑)。这些事情你问不出来的!”说完后她哈哈大笑,眼角流露出几分狡黠。

王珮瑜总是让人有些捉摸不透。采访期间,我总想试图走进她的内心,但这似乎很难,有种“帝王将相的女老生名角,岂是外人能轻易触碰”的感觉! 文 郭明燕

编辑:李百良

  •  延伸阅读
电话:+86-25-84686051
企业邮箱:news@longhoo.net
地址:南京市白下区龙蟠中路223号1505